取名字好难不想取

乘兴且长歌

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常识’

蝉声正噪:

是这么个道理(。)
想写好哨兵向导文打算去恶补现代战争史and武器知识,主角CP是英国那边的打算去恶补现代都市英剧and英国文学作品搞清楚英国人民日常都是怎么生活的……然后算了算这大概要花掉一整年的时间吧,考上大学之前估计都搞不起了,mmp


萸生:



林木晚夕:







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
















1.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她说,你填你填你填,
















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
















然后她直到现在也没来催我更新(凸
















我接着说,为了更新我还专门买了山海经拜读









我还给她拍了照片,以示我的刻苦求学
















然后我开始回忆
















2.当初为了写黑道梗,我专门去问了父亲(医生)
















我说人被子弹射中哪个地方当场不会死,而是挣扎15分钟后痛苦死去?
















对!我想写受被枪打中苦苦等着攻来救他然后十五分钟回忆他们的生活,最后攻只来得及看他在五米开外咽气的场景!!!
















但是我爸怀疑我是神经病。








然后深刻跟我讲解了肺,肺什么壁(我没记住,我就是没记住!!),然后什么隔膜????什么打到什么什么里面,就会什么什么什么????
















最后我放弃了那个梗。
















3.我还想写医生文就问爸,刚毕业的实习生可以上手术台吗?几年可以堪称专家?你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多少岁?手术刀可以放口袋里吗?爸你会射手术刀吗?
















我爸说你有毛病吧?
















我不服气,亲自去医院里面观察。
















哎哟,医生真是一个比一个……咳,那白大褂质量堪忧,大部分医生穿着丑死了,








啧,最帅的是保安小哥








手术刀你私自拿下手术台那是私吞公家财产,射手术刀…………呵呵
















4.后来有了古风梗,








我就专门去了解什么叫连中三元,秀才是什么玩意,殿试基本流程
















然后就是几品大臣穿什么颜色的朝服,上面印什么花纹
















百夫长如何才能升到大将军,刀枪剑弓戟十八般武艺,
















然后每日清晨背一首唐诗,提高自己的文化底蕴








嗯,背到第二天就想死了
















5.然后丧尸梗








特意去下载了行尸走肉,看剧还是很愉快的
















不过看着看着就吃不下手中的凉皮了
















6.后来有了穿越回原始社会的梗
















我真的不会做肥皂,而且蘑菇!这个只要回原始社会就会提到的东西!!什么原始人都觉得蘑菇不能吃,主角一回去,朋友们!好看的能吃,不好看的不能吃
















我又连忙去百科蘑菇的分类,辣椒长在树上还是地上,花生埋得多深,
















如何榨油?








皂角长什么样子?








如何播种小稻?








如何揉面?








如何烧制陶器?








如何制作陷阱?








如何叉猹?








如何偷瓜?
















算了,写个锤子,随风飘散吧脑洞
















7.很长一段时间想写民国,抗日战争,内战的团长,政委,军阀,作家……
















然后发现并分不清卢沟桥、泸定桥???
















顺便清末的梁启超说过国家之主人为谁?即一国之民是也这句话吗?
















百团大战?淞沪战争?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智取威虎山????
















8.也许写写古代宫廷比较好,再来个架空神仙老子都管不了你
















…………………………皇帝每天忙得要死要活的!!!哪里有空谈恋爱啊!!!








等下,将军和宰相好起来了的话,皇帝会不会觉得危险然后砍头?
















这不重要!!!
















突然想写诸葛亮舌战群儒,不对,男主在朝堂之上,被一群猛汉围攻,气定神闲,坚持变法改革,为民众利益!!!
















等下,舌战内容是什么?








古代都是怎么说话的?你好我是大锤子,汝??吾乃?臣是?微臣来自东土大唐???
















等下,变法都是什么内容?
















等下,发生旱情了,应该做什么?皇帝派谁下去?拨多少银两?
















让我查查古代货币体系,职权体系…………再查一下中国地图,哪地方容易发生旱情,涝灾,民众又会往哪里跑……然后治理怎么治理……
















啊,我觉得我都搞清楚之后可以直接上书中X海,发表我的国事见解
















可是我搞不清楚……我想死
















9.然后之前提到的这位太太,她跟我说,她也想开个新坑
















最近一直在查资料,了解背景知识,然后还给我发了一张图
























哦豁,厉害了我的哥。





【瞎扯】虐文党宣言

以疯带扬邪: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


关于小说创作的一些思考

帆过十洲:

这是基于【我的】创作经历的一些【个人】思考和方法论,没有读过什么理论或著作,因此大约是很浅薄的观点。写出来一则是想给自己理一理思路,二则是希望能和其他创作者有所【交流和探讨】


 


一、创作的开始


创作的起点即,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小说,或者说灵光一现的时候闪现的东西。


这是写一篇小说的出发点,也是整个创作过程都要服务的一个核心。


对我来说,它曾经是一个人设,一个背景设定,一个情节,甚至一句话。


我是以它为中心点向外延伸,完善我的设定的。


例如,我曾为了这样一句话写了一篇文:


他一肩挑起的半壁破碎的河山与手下数万将士的英魂热血将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让他那点可笑的同情刹那间就微渺得一阵风就能吹得一丝痕迹都不剩。


从这一句话,我衍生出了人设:将军,以及一个被同情的弱势身份者。


衍生出了背景:战争。


提炼出了矛盾:个人的感情和家国大义之间的取舍。


这样,一篇文的框架就搭建起来了,基调也就是宏大的、严肃的。


如果出发点太抽象,比如“想让A和B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那么衍生和搭建的过程就会更困难一些,但它依然可以帮助确认很多东西,例如:


A和B之间存在问题或困难;


A和B最后达成了HE。


那么设置问题和解决问题就构成了文章的框架,文章的基调选择就更为丰富。


 


二、剧情大纲的确定


有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就需要将骨骼摆好,也就是写大纲。无论落在笔头上还是写在电脑里或者只是在脑海里,在动笔之前作者应该对文章的脉络有完整的概念,以保证文章的连贯性和完整性。


1、矛盾冲突


矛盾和冲突是推动剧情发展的核心动力,也是故事为什么会吸引人。


制造矛盾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几种:


·将角色置于与自己性格或立场不符的情况之中,如将反战者置于战争前线


·让角色面对出乎预料的情况,如已经计划好了晚上约会的职员被领导训斥并加班


·两个立场对立的角色处于同一场景,如情敌见面


·任何能让角色面对两难选择的情况


2、节奏感与伏笔


矛盾的集中爆发是最吸引人的,也即作品的高潮部分。


排布好矛盾,可以持续地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其中平淡的部分则用暗示和伏笔增强两处高潮之间的联系性。


节奏感很重要,但是具体应该如何操作我也还在摸索。


3、人设与OOC


(1)同人写作中涉及原著人物时,应该深入地了解人物,对人物性格有透彻的理解,并且找到原著作证后再开始创作。同人难免OOC,但不能因此直接在正剧里放飞自我。


(2)原创人物的人设往往会非常标签化,比如“豪爽”“外冷内热”等。这类标签是必要的,尤其是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中,一般写到五万字就会开始有歪主线的苗头,标签化的人设有提醒自己不要OOC自己的效果。但仅仅标签是不够的,做人设时应该针对标签想象数个场景。


以“内向”为例,TA有多内向?对着父母是什么表现?对着最好的朋友是什么表现?对同学呢?对陌生人呢?


尺度不同,其实会是完全不同的人设,但这些人设都很“内向”,场景有助于作者更好地把握自己的角色。


4、结局的HE、BE与错位


HE和BE的界定一直都很有争论,一路波折吞刀无数最后在一起了的HE和相守一生求仁得仁的BE到底哪个是糖哪个是刀各人心里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但这对创作者(至少是我)来说无关紧要,我关注的是这一段文字我希望带给读者什么样的体验:是开心、幸福的正面情感,还是悲伤、遗憾的负面情感?


无论刀还是糖,都有无数的套路,甚至佛教还有人生八苦之类的总结。


但我以为,一个桥段是刀是糖取决于是否存在“错位”的元素,也即实际发生的情况与角色所希望的或大众所希望的常态是否一致。


如果一致,就可以带来正面的情感;如果不一致,就会带来负面的情感。


以长寿为例,儿孙满堂衣食无忧的老者长寿是幸福的,“生”所需的情感生活和生理需求都完备,自然给人向上的感觉;但杨绛的长寿很难让人确信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幸福,因为她的爱人和女儿都已经去世了,她的“生”与她家人的“生”并不一致,就隐含了悲剧元素。


 


三、文风


在大纲写好之后填充的内容即“血肉”是具体的文字。从细节的描写、词汇和句式的选用等方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这些习惯就组成了文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文风来自作者本身的阅读积累和写作积累,但如果作者希望,也是可以有意识地锻炼文风的。


我受读者反馈的影响,现阶段以白居易和海明威为楷模,致力于让作品简单直观。在创作时,会刻意避开艰涩的词汇,用短句代替生僻词,以达到让作品通俗易懂的目的。


另一方面,受一位关系比较好的作者和一位老师影响,致力于用环境描写和细节描写等客观存在代替以形容词为代表的主观感受,以达到增强说服力和代入感的目的。


(如果有看到这里的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的朋友,请记住,每个人的文风都是不同的,没有什么好坏之分,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各有受众。如果你想主动改变自己的文风,最好先想清楚你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再开始针对性的练习。)


 


四、其他


1、交流很重要


(1)和水平比自己高(或者自己很欣赏某一方面)的作者多交流,如果你们熟悉到TA愿意阅读你的文字并提出建议是最好的。如果不,那么TA有时会透露的自己的写作方法和思路是值得思考斟酌的。但永远不要全盘接受TA的意见和建议,要自己思考是否适合自己的情况,因为不同的人必然会写出不同的文字。


(2)重视读者的反馈,尤其是评论。他们不会直接指出写作思路中的问题,但愿意留评的读者都会直观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这些感受是可以油作者自己反推创作问题的。


2、及时复盘很重要


得到反馈,尤其是在你心中比较懂写作的人的反馈之后,迅速复盘你的作品,仔细思考其中的原因。


如果我早这么做了,在某一点上能早开窍三年半。


这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以上,想说的就这么多,欢迎交流指正。


 


PS. 完全是一直被说发刀不疼的人突然收获了一堆哭脸,文又不长就回去复盘了一下,突然开窍了关于“错位”的概念,兴奋得仿佛打了鸡血,干脆从头到尾顺一下自己写小说的思路。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